網站首頁 單位概況 新聞中心 政策法規 項目動態 投資融資 資產經營 企業文化 學習教育 聯系我們  
您現在的位置: 桂東縣星火投資 >> 文章中心 >> 學習教育 >> 正文
人生的境界——單純 高貴 寧靜
打印此文】【關閉窗口】 2014-9-24 10:22:06 作者:周國平

  作者檔案

 

 周國平,1945年生于上海,1967年畢業于北京大學哲學系,1981年畢業于中國社會科學院研究生院哲學系。現為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研究所研究員,中國當代著名學者、散文家、哲學家、作家,是中國研究哲學家尼采的著名學者之一。

 

 著有:學術專著《尼采:在世紀的轉折點上》、《尼采與形而上學》,散文集《守望的距離》、《各自的朝圣路》、《安靜》、《善良·豐富·高貴》,紀實作品《妞妞:一個父親的札記》、《歲月與性情——我的心靈自傳》、《偶爾遠行》、《寶貝,寶貝》,隨感集《人與永恒》、《風中的紙屑》、《碎句與短章》,詩集《憂傷的情欲》,以及《人生哲思錄》、《周國平人文講演錄》等,譯有《尼采美學文選》、《尼采詩集》、《偶像的黃昏》等。作品以其文采和哲思贏得了無數讀者的青睞,每一位讀者都能從他的文字中收獲智慧和超然。

 

 ■ 珠璣妙語

 

 ★ 境界是一個高度,對于人類、民族、國家來說,是文明的高度,對于個人來說,是人性的高度。

 

 ★ 為了財富而破壞環境,犧牲大自然,這是人類的集體自殺。

 

 ★ 人與人之間真正以生命相待,這是一切人間之愛最根本的基礎,在這個基礎上,才會有純潔的愛情和溫馨的親情,也才會有同情、善良和道德。

 

 ★ 地位、錢財、名聲這些東西特別能夠檢驗一個人的靈魂,有了這些東西以后,你是否仍然平易近人、平等待人,這一點可以相當準確地檢驗出你的靈魂是不是高貴。

 

 ★ 人的一生中難以避免或大或小的苦難,包括天災人禍,也包括情感和事業上的挫折或不幸,這是人生的題中應有之義。一個人遭遇苦難的時候,他的態度最能檢驗出他靈魂的高度。

 

 ★ 一個人必須想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。

 

 ★ 最好的東西在自己身上,那就是生命和精神,生命比金錢更重要,內在的優秀比外在的成功更重要。

 

 ★ 獨處實際上是要和自己的靈魂談話,為了讓這個談話容易進行,寫日記是一個好辦法。

 

 ★ 你因為空虛而拼命向外尋求,結果是徒勞的,應該改變用力的方向,向你的內在去尋求。

 

 今天我講的題目是《人生的境界》,我想借這個題目來談談自己對人生的一些感受和體會。

 

 今年我69歲了,對人生應該有一點體會了。我的專業是哲學,但是我今天不想跟大家講書本上的哲學。對于我來說,最后我成為一個哲學工作者,這完全是偶然的,但我知道即使我沒有從事哲學工作,我也是離不開哲學的。我的生活中必須有哲學,我是一個比較想不開的人,會有許多困惑,是哲學給了我幫助。在我的一生中,哲學給我的好處太大了,今天我就想跟大家講一講在我的生活中真正起作用的哲學。

 

 當然我會結合社會現實來談,其實我今天講的同時也是當今社會現狀給我的感觸。現在大家都忙忙碌碌,但是并不愉快,生活得很復雜,內心很焦慮,這是普遍的狀況。那么,真的應該好好想一想了,這個國家應該向哪里發展,作為個人應該怎么生活,是時候了。無論從人類來說,還是從個人來說,生活怎么算是有意義的,生活品質怎么算是高的,用什么來衡量?

 

 我覺得應該用境界來衡量。境界是一個高度,對于人類、民族、國家來說,是文明的高度,對于個人來說,是人性的高度。可是,我們很少關心高度,總是拼命橫向發展,追求財富和名利,活得沒有境界,我認為是很糊涂的。

 

 下面我就按照這三個詞來講,這三個詞比較準確地表達了人生境界的內涵:單純,是生命的境界;高貴,是靈魂的境界;寧靜,是心的境界。

 

 單純:

 

 生命的境界

 

 生命的本色是單純的,復雜是社會的添加色。我們在社會上生活,當然不可能不染上添加色,但是應該限制它的作用,不要讓它遮蔽甚至取代了生命的本色。我說保持生命的本色,就是要擺脫來自社會的誘惑,作為一個單純的生命來體悟什么是自己真正需要的。

 

 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迷誤,就是把物質欲望和生命本身的需要混淆起來了,其實這是兩回事。生命本身對物質的需要是有一定限度的,超出這個限度的物質欲望是社會刺激出來的,是人比人比出來的。豪宅,名車,在社會上出人頭地,當然風光,但我堅定地認為,這種東西和生命本身的需要無關,對生命本身并不重要,在很大程度上是虛榮心的滿足。

 

 那么,生命本身有些什么樣的需要呢?除了必要的營養、居住等,我認為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個好的自然環境。即使從物質來說,生命最需要的物質是什么?是大氣、水、土地,這是構成人類生活的自然環境的三大元素。這些東西在大自然中本來就有,問題是你不要去破壞它們。人本來就是自然之子,你不能把自己的生命之源給毀掉了。但是,這個最重要的道理恰恰遭到了我們最嚴重的忽視。我們可以想想,大氣的污染,水的污染,水資源濫用造成的水災、旱災頻繁,土地、草原、森林的消失,這個環境已經越來越不適合人類生存了。為了財富而破壞環境,犧牲大自然,這是人類的集體自殺。

 

 生命還有一個基本需要是安全,生命是要有安全感的。可是現在兇殺案時有發生,一個精神病患者沖到幼兒園或小學傷害孩子,或者突然把自己的家人殺害。如果這種事情頻發,就不能說只是若干精神病人的偶發行為,而是反映了相當數量的人的心理問題。另外,現在食品安全的問題也非常大,等等。

 

 作為個人,你當然無法靠一己之力改變一個不安全的社會環境,但是在追求個人利益的時候,你至少應該做到兩點。第一,不做會給別人帶來不安全的事,不要損害社會和他人的利益;第二,不做會給自己帶來不安全的事,要理性地追求快樂。這是古希臘哲學家伊壁鳩魯所強調的,用現在的話來說,就是快樂應該是可持續的,不要為了追求眼前的快樂,而給自己埋下以后痛苦的禍根。其實這兩點是統一的,損人者必害己,不做虧心事,至少不會栽在自己手上。

 

 生命本身的需要,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方面,就是人與人之間的自然情感。我們活在這個世界上,都渴望有人愛。其實,大自然已經為我們把最基本、最重要的愛的素材準備好了,讓我們男女有別,于是有了愛情,讓我們養兒育女,于是有了親情。愛情、親情、家庭是生命傳承過程中自然產生的感情聯系,彌足珍貴。它們當然都有社會性的那一面,但是我認為,自然性的這一面更為根本。無論男女之愛,還是親子之愛,越是排除了社會性的利益因素,就越是純粹,越是美好。在一切人際關系中,包括在親密的情感關系中,我們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的意識,就是把對方當作一個生命來對待。我們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上,一開始都只是一個生命,沒有職位、身份、財產、名聲,等等。這些東西都是后來添加的,但是往往就喧賓奪主了,使人際關系變得十分復雜。人與人之間真正以生命相待,這是一切人間之愛最根本的基礎,在這個基礎上,才會有純潔的愛情和溫馨的親情,也才會有同情、善良和道德。

 

 高貴:

 

 靈魂的境界

 

 我寫過一篇文章,題目是《人的高貴在于靈魂》。人和動物都是生命,人和動物之間最根本的區別在于人是有靈魂的。很多哲學家都談到這一點,比如荀子說:“水火有氣而無生,草木有生而無知,禽獸有知而無義,人有氣有生有知,亦且有義,故最為天下貴也。”“義”指道德,不妨作廣義的理解,就是靈魂、精神追求。動物只是活著而已,人不能忍受像動物那樣活,一定要活得有意義,這種對超出于生存以上的意義的追求,我把它叫做靈魂。在動物身上可以找到初步的社會性,社會生物學家認為動物已經有社會組織的萌芽,也可以找到初步的理性,對外界的某種認知能力,但是不可能找到哪怕是萌芽狀態的精神追求。靈魂是人之為人的本質,人因為有靈魂才高于萬物。

 

 我們無法知道人的這種精神追求是從哪里來的,用科學是解釋不了的,達爾文也說這是進化論的一個缺失環節。科學只能解決經驗范圍內的問題,也就是我們感官能夠接觸到的范圍內的問題,但是世界有沒有一個精神本質,這是我們的感官接觸不到的,在我們的經驗范圍內是不會出現的,所以只能是一個假設,或者說是一種信念。我個人抱的態度是寧信其有,寧可相信人的靈魂是有一個神圣的來源和歸宿的。相信比不相信好,你相信了這一點,用這個來指導你的人生,人生就會有比較高的格調,就不會太看重肉體的東西、物質的東西,就會把關心的重點放在靈魂上面。就像蘇格拉底所說的,學哲學的目的是為了照料好靈魂,讓靈魂有一個好的品質,而這就是高貴。

 

 不但人和動物的根本區別在于人有靈魂,人和人之間最大的差距也在于靈魂,這方面的差距有時候真不亞于人和動物之間的差距。具體地說,靈魂的高貴體現在哪里?我認為首先就體現在有做人的尊嚴,自尊并且尊重他人。自尊和尊重別人其實是一回事,一個自尊的人,他知道做人是有尊嚴的,那么他一定知道別人也有做人的尊嚴,必然會尊重他人。一個人如果不把別人當人,他實際上也是沒有把自己當人。在日常生活中,一個人有沒有做人的尊嚴,隨處都會表現出來。舉一個最小的例子,兩輛車蹭剮了,如果兩個人都懂得自尊并且尊重他人,事情就很容易解決。相反,如果兩個人都很沒素質,就會扯皮沒個完。

 

 我們不應該有仇富心理,人們在社會上地位有高低,財富有多寡,根本的區別是有沒有靈魂。一個有靈魂的人,權力再大,身家再高,也不會用這些東西為自己和他人估價,仍然會自尊并且尊重他人。只有那些不知靈魂為何物的人,才會用財權給自己和他人估價。現在高貴這個詞往往用錯用反了,似乎豪宅、名車就是高貴,最可笑的是許多房地產廣告,熱衷于用最高級的形容詞,堆滿了尊貴、至尊、皇家這類詞藻。高貴曾經是一個很重要的價值觀,比如在古羅馬時期,高貴不僅僅是一個貴族身份,更重要的是你行為舉止要高貴,真正有教養。高貴最重要的特征是平等待人,尤其是平等對待地位和處境不如你的人。大師級的人往往都是平易近人的。地位、錢財、名聲這些東西特別能夠檢驗一個人的靈魂,有了這些東西以后,你是否仍然平易近人、平等待人,這一點可以相當準確地檢驗出你的靈魂是不是高貴。

 

 高貴的另一個重要表現,是以尊嚴的態度面對苦難。人的一生中難以避免或大或小的苦難,包括天災人禍,也包括情感和事業上的挫折或不幸,這是人生的題中應有之義。一個人遭遇苦難的時候,他的態度最能檢驗出他靈魂的高度。古希臘有一位哲學家說,一個人不能承受不幸,這本身是最大的不幸,一個不能承受不幸的人是一個真正不幸的人。事實上,在遭遇苦難的時候,同樣的苦難對不同的人傷害是不一樣的,那些沒有承受力的人受到的傷害肯定是更大的。同樣的苦難,有的人挺過來了,甚至因此而獲得了精神上的巨大進步,可是有的人可能就被壓垮了。比如失戀,有的人就要死要活的,甚至自殺或者殺人,而有的人就能夠默默忍受,在情感上變得更加成熟。面對不幸能夠自尊自愛,這的確是一種高貴。尼采強調,在遭遇痛苦的時候,你不要去向人訴說,不要去博取同情。在他看來,他人的同情只是一種廉價的安慰,在精神的層面上,不但不能解除你的痛苦,反而使它喪失了對于你獨具的價值。許多哲學家認為同情是道德的基礎,但尼采一貫旗幟鮮明地批判同情的道德,他的出發點是人的尊嚴,也有一定道理。我認為可以把兩種觀點結合起來,一方面,每個人應該把立足點放在自尊自強上面,另一方面,同情應該以尊重為前提,不可傷害受助者的自尊自強。

 

 有一位奧地利哲學家叫弗蘭克,他寫過一本書,書名是《活出意義來》。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,他的全家都被抓進了集中營,最后他的父母、妻子、孩子都死在了集中營里,只有他一個人得以幸存。但當時他并不知道自己能夠活著出來,實際上所有進去的人都認為自己必死無疑。在這樣一種境況里,很多人精神就垮掉了,沒有進毒氣室就死掉了。弗蘭克挺了過來,他靠的是什么?他說靠了一個信念,就是對于這種完全沒有希望的苦難,如果我能夠以尊嚴的態度來承受,這本身就是人生的重大成就,證明了人在任何情境下,哪怕在這種最絕望的情境下,仍然擁有不可剝奪的精神自由。我無法選擇擺脫苦難,但是我仍然可以選擇用什么態度來對待這種苦難,是選擇軟弱的、無尊嚴的態度,還是選擇堅強的、有尊嚴的態度,我仍然有這個自由。我選擇了有尊嚴的態度,即使最后死在了這種苦難中,我生命的最后歲月仍然是有意義的,因為它證明了尊嚴比苦難更強大、更有力量。

 

 事實上,我們每個人都有可能遇到這樣的苦難,比如說得了絕癥,甚至可以說是必然的,因為每個人最后都要面對死亡。所以,能不能有尊嚴地面對死亡,這是我們每個人都必將經受的重大考驗,如果能經受住這個考驗,可以毫不慚愧地稱之為人生的最后一項偉大成就。要取得這項成就,得靠平時的修煉。我們不應該回避思考死亡的問題,我自己是經常思考的,我不知道我將來能不能取得這項成就,但是我相信面對它總比回避它好,回避的結果到時候一定承受不住,會很脆弱。人有旦夕禍福,死亡隨時可能來臨,所以應該像法國哲學家蒙田所說得那樣,既然死亡會在任何地方等候我們,那就讓我們在任何地方等候它吧。

 

 寧靜:

 

 心的境界

 

 最后講寧靜,可以說是心的境界。這個時代缺單純,缺高貴,尤其缺的是寧靜。現代人活得太浮躁、太匆忙、太喧鬧了。尼采曾經描繪過現代人的這種匆忙,人們都像怕耽誤了什么似的,手里拿著鐘表思考事情,掐著時間思考,我就想幾分鐘,吃飯的時候也在看報紙,分秒必爭。這種狀態是最沒有精神性的,一個有精神性的時代應該有閑暇,人們生活得安靜從容。尼采生活在19世紀下半葉的德國,那個時候德國夠安靜的了,不要說那個時候,現在你去德國,和我們相比,人們生活得也是非常寧靜。尼采講的是一個時代的特征,物質主義的時代,大家都在為物質的東西忙碌。

 

 為什么會浮躁和匆忙?我覺得很重要的原因是很多人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,往往看見別人在搶什么,社會上大家都在要什么,就認為那個東西一定是最好的,于是自己也去爭那個東西。大家都在拼命掙錢,所以我也拼命掙錢。這么做的時候,其實他沒有好好想一想,我這樣的一個人,根據我的性情和稟賦,什么事情對我是最合適的,沒有把這個最重要的問題想清楚。人的一輩子其實說短也很短,你真正應該要、能夠要的東西,如果你還沒想明白就過去了,這多可惜啊。

 

 一個人在這個世界上沒有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,其實是很可憐的,那樣他怎么辦呢?只好隨著社會的大溜走,別人在搶什么他也去搶,大家說什么好他也去爭取那個東西,無非就是名利的東西,于是生活得很浮躁,可是內心并不快樂。就好像商場里,商家搞促銷活動,許多人在那里搶購,有的人還不知道是賣什么東西,就也擠在那里去搶購,沒買到還很失望。這樣的人很可憐,買了許多自己不需要的東西,還為沒有買到自己不需要的另外一些東西而感到懊惱,你說這種人可憐不可憐?

 

 所以,要改變這種狀態,一個人必須想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。古希臘神廟里的一句最古老的箴言是認識你自己,你要認識自己是一個什么樣的人,你的稟賦是什么,你的能力和興趣在什么地方,這樣你才會知道,你到底能要什么,應該要什么,什么事情是最合適于你做的。用我的話來說,一個人應該找到自己最合宜的位置在哪里。

 

 一個位置對于自己是不是最合宜,標準不是社會上有多少人爭奪它,眼紅它。你的人生目標是什么,這是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,你不能去看別人是怎么選擇的,不能把別人的追求作為標準,把時尚作為標準。標準應該是什么呢?我就說你要去問自己的生命,問自己的靈魂,看什么事情是讓你的生命真正感到快樂的,讓你的靈魂真正感到快樂的,你感到做這個事情是真正在過讓你內心喜悅的生活,你的人生價值得到了實現,你的生命因此沒有虛度。一個人過適合自己天性的生活,他就是在過對他而言最好的生活。

 

 每一個人的基因、天賦、性格都是獨特的,都是獨一無二的,理應有一個位置是最適合他的。可是,很多人的這個位置始終是空著的,他們完全受社會上流行的價值觀支配,盡在別的地方折騰,自己的這個位置也許一輩子就空著了,浪費掉了,那不是太可惜了嗎?其實這是最大的損失,你不可能有比這更大的損失了。當然,我這個只是一種形象的說法,很難具體指出什么位置對你是最合適的,我自己也說不出來,不能說當作家和學者就是我最合適的位置了。但是我覺得我現在的生活狀態,每天讀書、寫作,或者和家人、朋友在一起,這種狀態對于我是最合適的。我的職業是什么不重要,能夠經常處于這樣的一種狀態,我就很高興。內心快樂不快樂,這是一個容易掌握的標準。如果你忙忙碌碌,可是心里不開心,那就可以斷定你還沒有找到自己最合宜的位置。

 

 我不是一個特別清高的人,名和利也不是壞東西,是好東西,至少自從我得到了所謂的成功以后,我的生活大大改善了,用不著為得不到單位里的那些小名小利難過了。所以我說,我的所謂成功給我帶來的最大好處,就是我不用去計較那些小利了,不給也無所謂了,真正的放松了。

 

 但是這個東西不是最重要的,給我帶來最大快樂的事情就是看書和寫作,稿酬和名聲之類只是副產品,有,最好,沒有,也不要太在乎,最好的東西我已經得到了,哪怕沒有這些副產品,我仍然要讀書和寫作。一個人在做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,他的心一定是寧靜的。很多人說,老師你很有定力啊,我自己覺得,這個所謂定力并不是修煉出來的,而是來自所過的生活本身的吸引力。我現在的生活真的很平靜,我盡量限制自己,謝絕大部分的邀請,因為我覺得會打亂我的生活節奏。我基本不參加社會活動,電視臺的采訪,或者什么研討會,都基本謝絕,那只是個熱鬧罷了,我不感到快樂。最快樂的還是讀書寫作,這個快樂太強大了,足以使我遠離社會上的熱鬧。我問自己是不是因為我老了,可是實際上我的這種狀態已經延續很長時間了。我的確感到這是我最合宜的位置,任何人的腳步都干擾不了我,我安心做我喜歡的事情,和別人不會形成任何競爭的關系,我做的事情別人沒法爭,別人做的事情我也不想去爭,所以心態和生活都很安靜。

 

 一個人有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,他在這個世界上就有了自己的園地,就不會東張西望看別人在干什么,就會安靜。但是,自己喜歡做的事不可能無中生有,必然有一個醞釀和形成的過程,我認為學生時代很關鍵。在這里我要給學生們一個忠告,你們一定要做自己學習的主人,將來才能夠做自己命運的主人,始終要意識到你是擁有內在自由的。內在自由就是獨立思考和自我決斷的能力,有了這個能力,你就對外部的環境取得了自由。你的內心始終是自由的,就能夠對外部環境進行分析,做出正確的應對。

 

 所有真正有作為的人,其實都是自學者,自學是真正有效率的學習。我們一定要做自己學習的主人,學校這段時光很寶貴,不要浪費這段寶貴的時間,并不是說你認真做功課就是沒有浪費了,那可能是最大的浪費。要做自己學習的主人,要知道自己的興趣在哪里,然后要學會根據自己的興趣來安排自己的學習。

 

 為什么會匆忙、浮躁,一個原因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,沒有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情,還有一個原因是心靈空虛,沒有什么精神享受,所以只好到外部去尋找快樂,把外在的東西名啊利啊看得很重要,或者沉迷于各種娛樂。可是,這樣做的結果,內心仍然是空虛的,你的心沒有得到滿足,所以還是不快樂。既然原因是心靈空虛,解決的辦法只能是去充實你的心靈。一個人活在世界上,外在的功利當然可以去追求,但是看你的位置怎么擺了。應該把內在的充實和自足擺在更重要的位置上,你有了這個好得多的東西,就不會很在乎外在的功利了,即使去追求也會有一個好的心態,可以從容不迫,順其自然,用我的話說,當作一個副產品,得到了最好,沒有得到也無所謂。我堅定地相信,最好的東西在自己身上,那就是生命和精神,生命比金錢更重要,內在的優秀比外在的成功更重要。

 

 為了讓自己內心充實,有豐富的心靈,一個重要的途徑是閱讀。內心的豐富是熏陶出來的,不管是從事什么專業的,只要你想真正作為一個有精神性的人來生活,就應該養成閱讀的習慣,讀一些人文方面的書,尤其是人文經典著作,讓自己受到精神偉人們的熏陶,具有必要的人文素養。現在網絡對閱讀造成了很大的沖擊,當然你可以說現在許多書籍上網了,但是我想沒有幾個人上網是去看經典著作的,基本都是看八卦新聞或者聊天,要不就是沉迷于玩游戲了。我的女兒基本是不上網的,她的同學都喜歡上網,她比較早養成了讀書的習慣,就覺得上網沒多大意思。所以底子要打好,有了閱讀習慣的底子,網絡上的東西就很難支配你了。

 

 還有一點,我強調要養成獨處的習慣。一定要有獨處的時間,自己一個人呆著,不要總是和別人在一起,總是去忙碌地做事和交往。當然人總是要做事和交往的,但是如果你光有那個,沒有獨自面對自己靈魂的時間,面對上帝的時間,你就只是在過一種世俗的生活,一種沒有頭腦和靈魂的生活。我自己體會獨處太重要了,如果幾天都是在參加各種活動,我會難受得不得了,我會覺得我成為一些碎片了,不是一個完整的人了,被盲目的外部力量撕碎了。獨處其實是一個整理自己的過程,讓自己恢復成為一個完整的人。當然,有人會說,自己就那么呆著的話,什么事情不做,不是太難受了嗎?我有一個建議,就是養成寫日記的習慣,獨處的時候,你寫點什么,不要寫工作,完全是精神性的,回顧今天或者近幾天的生活,寫自己的感受和思考。獨處實際上是要和自己的靈魂談話,為了讓這個談話容易進行,寫日記是一個好辦法。

 

 總之,浮躁的原因,一是你沒有真正認識自己,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;二是內心空虛,沒有充實的精神生活。所以,真的要從根子里解決,辦法一是認識自己,找到自己的位置;二是充實心靈,擁有豐富的內在生活。一個人在世界上是必須要有精神家園的,這個家園,從外部來說,就是有自己真正喜歡做的事,有自己的事業,從內部來說,就是有豐富的心靈生活。做到了這兩點,你在大地上就有了真正屬于你的精神家園,就能獲得心的寧靜。孟子曾經談到“人之安宅”,也就是人在世界上安全、安心的家園。什么是“人之安宅”?官位、職稱、豪宅都不是,只有熱愛的志業和充實的內心才是。所以,說到底,浮躁是價值觀迷失的結果,而寧靜是正確價值觀的產物。你因為空虛而拼命向外尋求,結果是徒勞的,應該改變用力的方向,向你的內在去尋求。

相關文章: 沒有相關文章
 
  通知公告
  熱點文章
  公司動態
桂東縣星火投資建設發展(集團)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地址:湖南省郴州市桂東縣漚江鎮 郵編:423000
站長郵箱:zhongguoguidong@163.com 聯系電話:0735-8629002
汤姆影院tom最新网址